今天是:

九三先贤

当前位置:首页 > 九三先贤 > 正文

陈明绍

编辑:管理员添加时间:2017年04月26日 23:58查看次数:589

    九三学社中央名誉副主席。男,1914年生,广东大埔人。1936年清华大学毕业,获学士学位,曾任北京卫生工程局副局长,都市规划委员会副主任、总工程师,市政工程设计院副院长,市上下水道工程局局长、总工程师。国务院环境保护委员会科学顾问。

  1949年入社。曾任九三学社第三、四、六届中央委员,第七届中央常委,第八、九届中央副主席;第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八届全国政协常委;九三学社北京市委主委,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客家陈氏第十三代的陈明绍,从小便承袭了父辈的心智,踌躇满志,发奋苦读,只上了两年高中,凭着自修补课终于考取了清华大学工学院土木系。 
  
  客家人先贤辈出。从辛弃疾、文天祥,到洪秀全、孙中山、朱德、郭沫若……陈明绍从历史上灿若群星的英雄身上汲取了智慧和力量,在他幼年的心田里,深深刻上了崇尚进步与光明的烙印。 朱德、叶挺率南昌起义的队伍路过三河坝。郭沫若慷慨激昂的演讲、朱德同志亲切的话语、共产党人不畏狂暴的精神,无不激励着陈明绍那颗年轻的心,他参加了CY组织,发传单、贴标语,积极协助地下党宣传革命。 
  
  国运盛衰系心头。在一二・九运动中,陈明绍这个热血青年被推举为清华大学示威游行总指挥。在当时地下党的领导下率领清华学子参加了北平6000余学生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当时清华、燕京学生被阻于西直门外,未能进城。 
  
  为了发动更多的学生参加示威游行,地下党组织决定于12月16日组织规模更大的示威游行,并派陈明绍到城里请善于作鼓动宣传的许德珩教授来清华作报告。那天,国民党军警荷枪实弹,西直门戒备森严。陈明绍搞来一套西装坐在梅校长的汽车里,俨然是哪位达官贵人的阔少。国民党军警满腹狐疑,却不敢怠慢这位“公子”。许德珩教授被顺利请到清华园。 
  
  清华毕业后的陈明绍曾先后在东北大学、重庆大学及北京大学工学院任教,30岁就当上教授。20世纪40年代末,他是北大工学院教授。为反对国民党独裁统治,他不顾校长胡适的禁令,串连北大教授罢教。解放前夕,在地下党领导下,他以进步组织“文化工作者联盟”主席的身份,动员一些教授不随当时北大校长胡适南逃,留在北平,迎接解放。其中现任民盟中央副主席、著名声学家马大猷,就是在他的动员下留在北平的一位教授。他还积极组织护校活动,掩护进步师生,免遭迫害。 为官八年 倾心为民 现今的北京城,变化可谓日新月异,真可以说一天一个样。拔地而起的新区栉次鳞比,旧城更是旧貌换新颜。不要说徜徉在南城天坛公园北门外一带的外地游览者,就是生活在这里的年轻一代居民,恐怕都很少有人能想到他们脚下踩着的曾经是臭气熏天、蚊蝇成群的臭水沟。这条沟就是老舍笔下的大名鼎鼎的龙须沟。而龙须沟的变迁凝聚着陈明绍的智慧、心血和汗水。 
  
  1949年2月初,北京城迎来了解放的欢声笑语。这一年12月23日的《人民日报》刊登了一条消息。这条消息改变了陈明绍的命运。消息说,从北京各大学中选出梁思成、王明之、吴晗、严镜清、翁独健、陈明绍等6位党外教授参加首都建设。陈明绍是6位教授中最年轻的一位,他被任命为卫生工程局副局长兼总工程师,负责市政工程修建。上任伊始,龙须沟的整治工程开始,陈明绍担任了工程设计和施工总负责人。 
  
  龙须沟整治工程,经陈明绍建议采用设计施工一条龙的办法,这样可以节约许多时间。作为施工总负责人的陈明绍带领工程技术人员和工人们日夜奋战在工地上。为了保证施工的质量和时间,他亲自负责监理。经过一年的奋战,龙须沟整治工程胜利告捷。陈明绍从参加首都城市建设到1957年的8年间,他先后担任了北京市规划委员会的副主任、北京市卫生工程局的副局长、上下水道工程局(市政工程局的前身)局长、市政设计院代理院长兼总工程师。为了北京的城市建设,他呕心沥血,熬过了无数个不眠之夜,上任不久,他便开始着手解决市内多年难以解决的垃圾堆积和粪便处理问题,整修全城南北沟沿等六大系统旧沟近200公里。新修下水道100多公里,保证了雨污水宣泄的通畅。同时,积极组织力量整治劳动人民聚居地区的环境,龙须沟的整治就是其中的一个。内城的“三海”、“四海”经过疏浚,水量增加,湖水清澈。为了蓄水灌溉和引水的需要,他负责制定了十三陵、密云两水库的规划。 
  
  从教书到从政,虽然是工作方式、工作习惯上的一大转变,但他却能很快地适应,而且工作出色。因为他从来就不是一个“不闻天下事,只读圣贤书”的书生。 
  
   老当益壮 宁知白首之心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像一股春风吹遍神州每一个角落。年过古稀的陈明绍仿佛焕发了青春,他担任了北工大的副校长,领导全校科研工作。在他的领导下,北工大较好地摆正了基础理论研究、应用研究和推广技术三者的关系,因而成果累累,受到各方瞩目。他还积极为加强学校与国际学术界的联系不懈努力。 
  
  陈老在担任教学与科研任务的同时,孜孜不倦地钻研学习,著书立说。几年中,他写出《工程流体力学》、《能源与环境》等书,发表学术论文20余篇。由于他在科技方面的渊博知识和成就,他被选为中国土木工程学会计算机应用学会和建筑热能动力学会的理事长、北京能源学会理事长。他是全国计量单位技术委员会的领导人之一,在制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定计量单位》和推行国际单位制、特别是结合我国具体情况中的问题如何解决等方面,做了大量有效的工作。作为北京市科协副主席、陈老为科学普及尽心竭力。 
  
  1989年,陈明绍当选为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九三学社北京市主委。陈明绍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他从历史的长河中感受到共产党的伟大,他以高昂的政治热情投入到多党合作的伟大事业中。 作为科学家,他注意把参与国家大政方针、地方重要事务、政策法令的制定贯彻与科学技术结合起来。他除细心研究首都城市建设的立法工作之外,还为保护西双版纳热带雨林,开发海南、湛江,制定梅县地区发展规划等工作,与全国政协的同志们一道,跑遍南国,实地考察,提出建议。 
  
  陈明绍副主席分管九三学社中央科技经济委员会的工作。近年来,科技委员会开展了“科技体制改革与科技队伍状况”专题调研工作,进行了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速科学技术进步的决定”好建议征集活动和为贯彻实施‘九五’计划和2010年远景目标纲要建言献策活动。这些活动对于促进科技成果转化为生产力,振兴科技与教育,起到很大作用。这其中也倾注了陈明绍的心血。 
  
  1992年,九三学社与山西临汾地区的科技合作开始启动。年近80岁的陈明绍亲赴临汾,给当地科技人员讲课,传授科技知识。1997年是各民主党派组织建设又一个重要年,面临着新老交接的历史任务。八十有三的陈明绍是九三学社中央领导中年龄最长的一个,但他却不顾年事已高,精神抖擞地亲往河北等地,协助地方组织搞好换届工作。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和九三学社民主与科学的光荣传统,以顺利实现新老交接。 
  
   闲不住的人 
  
   一生致力于城市规划建设和环境保护的陈明绍,对中华悠久的传统文化也情有独钟。尤其近些年,他年龄增高,兴趣却愈发浓厚,尤游于此,且颇多心得。引得记者纷纷登门采访。正应了他的话:我是一个闲不住的人。 
  
  闲不住的陈明绍老人,结合自己的专业,用现代科学技术,整理和研究着传统文化。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研究传统文化为经济建设服务。为此,他撰写了一系列文章,有《老子其人与其书・老子维护生态良性循环哲理之一》《“道”和生态环境系统・老子维护生态良性循环哲理之二》等等。 
  
  中国古典的诗辞歌赋,浩如烟海,美妙绝伦。陈老于此也津津乐道,尤其继承了中国文人诗言志的传统,每有会意,便吟咏一二,常有佳句产生。一次,他到成都出差,顺道去了杜甫草堂。眼见烟尘处处,遮天蔽日,昔日之蓝天白云,绿草翠树,鸟语花香全都不见了。 
  
  触目伤怀,即兴赋诗《草堂环境感怀》。诗中这样写道: 飘尘蒙翠柳,古木草茔秋。何处鸣黄鸟?无缘见白鸥。空怀西岭雪,怅望东吴舟。莫负名城誉,浣花溪水流。 
  
  诗作不仅表达了他对环境污染的忧虑和热切希望,而且诗意也非常优美,琅然上口。 
  
  无论走到哪里,无论做什么,环境保护都是他最最关心的事。他的传统文化研究,他的诗作莫不如此。 
  
  陈老虽然已届耄耋之年,但他精力充沛,思维敏捷,且极富生活情趣,生活又极有规律,有张有弛。闲遐时刻,临池不辍,偶有得意之作。香港回归,普天同庆,为了表达兴奋之情,陈老欣然命笔,书就“雪百年国耻,扬眉吐气,五州同庆;振千秋雄风,昂首阔步,四海腾欢”的条幅,笔力遒劲,浑然天成,洋溢着老科学家的爱国之情。 
  
  他还常常混同于青年中间,跳舞,唱歌,所到之处,欢声笑语。从他身上,你感觉不到丝毫的迟暮之态,相反却充满了活力。同他在一起,你会感到轻松、愉快。 
  
  一个人若能终身都在充实、塑造自己,那么他就能获得一种永驻不逝的活力和魅力。陈明绍正是这样的一个人。